Monday, February 27, 2012

九型人格- 第五型- 第五层

一般状况下的第五型人
第五层级:狂热的理论家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随着一般状态下的第五型人明显退回到内心的安全細中,他们对自身能力的不安全感却开始增强。首要的是,他们对自身狭窄的兴趣之外的事物投入的时间越来越少,也越来越不愿意尝试新的活动。他们转向了心灵的高速运作,用自己所拥有的内心力量和财力去获取自信心和力量,使自己能够在生活之路上走下去。

不幸的是,一般状态下的第五型人常常错误地运用这种力量,他们越陷越深,沉浸在被他人视做细枝末节的琐事上,对能真正帮助他们的活动也失去了透视力。他们把无数的时间花在各种计划上,但又得不出什么结果,因为他们对自己和自己的观念更加不确定了,也因为他们害怕失去凭理智构建的安全感。




结果,第五型人认为自己没有任何内心力量可以利用。他们担心别人及自己的情感需要会让自己不堪重负,或至少会拉自己的后腿。他们相信一切都取决于获得一种技能或能力,这样才有机会在这个越来越没有怜悯和关爱的世界中生存下去。他们发自内心地渴望和他人建立联系,但又觉得这是不可能的,除非能获得自己在寻求的自信心和操控力。

他们开始认为太多的社会互动侵占了自己的时间和空间,而自己应当用时间和空间来达到精通的层级。为了抵御这些可能的“侵占”,他们进一步退回到自己的内心世界,强化自己的关注焦点和所从事的活动。如果他们在比较健康的层级给自己创造了另一种现实,那他们就会在第五层级栖居于这个现实。一般状态下的第五型人不希望任何人或任何事让自己分心,因为他们认为通过探究那些现实就可以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







可奇怪的是,一般状态下的第五型人自己也开始分心了。如果他们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建设性的计划中,那他们的行为还可能为他人所理解,但日益增强的不安全感促使他们把大量时间都花在了那些可以暂时提供自信心和能力的活动上。在他们的心中,自己有能力完全掌控局势,以此来补偿心中那份来自现实世界的无力和无能的恐惧。







他们沉浸于复杂的学术难题和万花筒般的体系——那是些精细的、难以参透的迷宫,他们觉得只要这样做就可以与世界隔绝,专心于学术,处理这些难题。他们投身于极其具体、复杂的思想体系,沉浸于晦湿的理论,而不管这些东西是与传统学术研究如天文学、数学或哲学的深奥领域有关,还是与诸如卡巴拉、星相学和神秘主义有关。

他们无休无止地沉迷于智力游戏中(如象棋、电脑模拟游戏、逃生游戏等),不仅把学术研究变成一种游戏,也把游戏变成一种学术研究。他们常常对类型小说尤其是科幻小说和恐怖小说很着迷。探究想象世界里黑暗而迷人的王国令他们有一种操控感——尽管那只是他们的幻觉。

他们对奇异的、令人不安的主题有一种特别的兴趣,这既是为了进一步探究别人没有涉足过的“领地”,也是对自己的无助感作出的一种反恐惧症式的反应。






一般状态下的第五型人的思维变得越来越失去控制:他们乐意接纳任何思想,不管它们在别人看来是多么恐怖、多么难以接受或多么突破禁忌。第五型人寻求真理,即使那真理是令人难以接受的,或者说会颠覆现有的传统,他们也在所不惜。

在健康状态下的第五型人那里,这一倾向是值得赞赏的,是许多伟大发现的源泉,可是在一般状态下的第五型那里, 这开始引发问题。由于第五层级的第五型人不愿主动地参与到现实世界中,所以他们的“现实检查机制”越来越少。结果,对可能令人不安的主题的探究只会加剧他们对世界和自身的焦虑感和不安全感。






由于这种恐惧,也由于其想象力促使他们在几乎一切事物中都只能看到不祥的预兆,一般状态下的第五型人开始迷恋权力。他们觉得知识就是权力,觉得拥有了知识就能获得安全保障,因为他们的感知力比别人更强,因此可以保护自己。他们被探讨权力形式的学术研究所吸引,而不去管那种权力形式是存在于自然中,还是存在于政治和人类行为中。

然而,第五型人对权力也有一种矛盾情感,他们并不相信那些握有权力、支配他们的人。他们觉得凡是有权力的人都有可能用权力来反对自己,让自己变得彻底无助,而这正是他们内心最深处的恐惧之一。






一般状态下的第五型人维持其独立性和逃避他人的可能操控的唯一方法,就是让自己变得更加隐蔽。他们越来越不愿意和他人谈论自己的私生活或情感生活,害怕这样做会给他人可乘之机。 另外, 和他人谈这些事只会让自己陷入更直接的恐怖经验中, 只会让自己变得更加脆弱--而这也正是他们明确想要避免的。 不管怎样, 第五型人开始防止他人与自己走得太近, 但不是通过公开说谎, 而是不向他人提供自己的讯息。 他们可能言语简洁凝练, 也有可能秘而不宣, 或者就完全不善交际。

他们还会通过分隔自己的人际关系和生活的各个方面来阻止别人进入。一个第五型人可能会跟一个朋友讲自己的专业研究, 跟另一个朋友讲自己对昆虫的痴迷, 再跟第三个朋友讲自己的情史,跟第四个朋友讲自己喜欢到什么地方过夜生活。然而,没有人能对他们有完整的认识,一般状态下的第五型人会尽可能不让这些不同类的朋友碰面“分享小道消息”。








如果第五型人朋友太多,要维持这种相安无事的状态就很难了,但为了让生活尽可能简单,为了有更多时间做私人想做的事,处在第五层级的他们会减少人际交往,降低需求,把精力用在其他事上。

他们决心继续自己的计划,尽可能避免会妨碍自己的任何人际纠缠或依赖。他们开始从身体上的舒适、各种活动和人际关系中“回撤”,任何有可能损害其延续自己的兴趣所需的独立性和自由的事,都被视做无谓的消遣。

这个时候的第五型人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心智世界中,甚至最基本的娱乐和舒适享受也都与他们无关。他们完全就像斯巴达人一样,过着极简单的生活,对他人几乎没有要求,他人也不要对他们有什么要求。




一般状态下的第五型人常常选自己能力范围以内的工作,因为他们不想被太多更具挑战性所以要求也更多的事纠缠。可具有讽剌意味的是,他们不想过这种生活是为了有更多时间去准备过自己的生活。他们想为快乐和小小的成功而活,并想要依靠自己的心智专一来获得这种快乐和成功。






可问题在于,一般状态下的第五型人已不再持之以恒地观察世界,而是将注意力集中于自己的观念和想象上。这是他们发展过程中的一个转折点。处在第五层级的他们不再探究客观世界,而是沉浸于自己对世界的阐释中,他们因为太过专注于观念而与环境甚至自己的情感体验完全脱节。

健康状态下的第五型人对环境还有着非凡的感知力和清醒的认识,而一般状态下的第五型人在一定程度上只沉浸于自己的思想,对周围世界的感知越来越少。






由于第五型人只知道沉思和理论化,只知道在心里阻嚼自己的观念,从各个角度考察它们,无休止地提出新的阐释,所以只见树木而不见森林。

由于专注于每一个新的猜想,他们根本无法确定自己的沉思有没有得到最后结论:一切似乎都悬而未决,处在可能性的迷雾中。例如,他们写得越多,讲解就越复杂,以致最后都变得无法理解了。尽管他们智力超群,但却很难发表自己的想法,因为他们没法得出结论。






在第五型人看来,似乎所有的想法都同样有道理,因为它们几乎都可以为自己所思考的一切提供一个可信的说明。任何可以想到的似乎都是可能的,任何可以想到的似乎都是真实的。他们在心智和情感上能够接纳一切新思想,哪怕是可怕的或离奇古怪的思想,因为思考新的可能性实际是他们最喜欢做的事。

然而,他们的观念开始变得与外部世界没有任何直接联系。(认识论的问题不仅令他们着迷,实际无意间就是他们的生活所依。)但是,在观念与现实之间建立相关性不再是他们的思维的首要功能,相反,沉思和想象可以保持其心灵的活跃,维持其自我感觉。






而且,由于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思考上,因此处在第五层级的一般状态下的第五型人与他人无法顺畅地交流,他们的思维过程实在太复杂和混乱。他们太过注重细节,他们的观念太过凝练,其意识的河流就像一场精致的独角戏,他人很难潜入其中一探究竟。并且他们的思维总是偏离正常轨道,由某一点直接跳到另一点,而从不指出其中的逻辑关联。

知觉敏锐的第五型人在看了杰克逊•波洛克的绘画后,可能会发表一篇有关现代传媒产业的专题论文,或是讨论化学对环境中更高层级的生物链的危害。他们的独白也许很迷人,在其学术视野上甚至称得上是激动人心,然而,他们的话语却是怪异而且乏味的,别人要想跟上他们的思考脉络实在是一件苦差事。而且,虽然一般状态下的第五型人自认为其他人会像他们一样,对他们所思所说的一切都深感兴趣,但事实上他们的想法未必值得人们花那么多的精力去理解。






处于第五层级的第五型人的思维运作完全是在抽象的心智层面进行的,因为就他们所关心的角度来说,身体不过是心智的工具,他们不会太注意自己的身体状况,除非身体会影响到他们的思维。他们完全沉浸在抽象思考中,以致忘记了要吃饭、睡觉和换衣服。

他们看起来就像是传言中的那种心不在焉的教授,穿衣服的时候总是忘记扣上扣子或是忘记系鞋带。这算不了什么。在他们看来,这些细枝末节的小事根本不值得考虑:心智的生活、追求知识时的兴奋,才是至关重要的。

好也罢,坏也罢,反正他们极度紧张,仿佛他们的神经系统总要比其他人格类型的人的神经系统更加紧绷。(第九型人处在一般状态下的时候,也十分理智和富于想象,但这两种类型的情感状态却完全不同。第九型人会变得比较温和、消极,而第五型人则会变得比较激动和紧张。)

第五型人似乎缺乏压抑那些涌向心智的潜意识冲动的能力,因此他们会强烈地投入到个人的知觉世界、工作以及和他人的关系中。他们发觉自己很难随心所欲地做事,发觉要跟别人保持亲密关系尤其需要付出代价。

一般状态下的第五型人越是陷入抽象的沉思,对其他人的矛盾情感就越是严重--他们被他人吸引,却又怀疑他人。他们分析人就像是在分析自己感兴趣的学术对象。(“你刚刚说的话很有意思-简直不可思议,你在跟那些人发火,不是吗?”)然而,他们通常也尽量避免与人有情感交流,因为他们认为人心是不可预测的,可能会提出各种要求。

一般状态下的第五型人相信人际交往中肯定会有圈套。他们无法想象为什么所有的人都对自己感兴趣,担心别人期望从自己这里有所得,而自己并不能给出什么。并且,情绪的介入会引起令他们无法控制的情感:热情之流总是太容易涌向心智。但是由于大多数第五型人也有强烈的性冲动,所以他们很难避免情绪和情感的产生,实际上也正是如此。因此,虽然第五型人发觉他人和人际关系有无尽的吸引力,但仍会保持警惧。

因此,一般来说,一般状态下的第五型人不是单身就是与许多人打得火热。由于总是卷入与他人的亲密关系,并且总是那么的强烈而复杂,因此他们会采取退缩的态度,不再与他人接触,完全埋首于自己的工作和思想世界。可这样做只会力口剧自己的无助感,当他们感到极其孤独的时候,就会更深地陷入对自身和世界的恐惧感中。

他们对现实的看法会变得更加阴郁和多疑,他们会更力难以接受博爱、仁慈的观念,更别说相信仁慈的上帝了。进而,恶的问题成了一个巨大的鲜脚石:在他们看来,世界的恐怖和不确定性是如此明显,所以让世界变得如此的上帝必定是个虐待狂,一个邪恶的上帝,当然他们必须拒绝信仰这样的上帝。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