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16, 2012

西式煎饼

以往早餐总是面包饼干快熟面,这个星期二的早上,要来点不一样的。
买了西式煎饼粉,决定早上让自己吃得丰富一点。





One Step Pancake Mix,听到名称, 就知道这是发明给懒人的礼物。
感觉上就是,我们懒人不需跟着太多步骤,然后就是加水,在锅子上煎一煎就可享受可口的早餐。






打开包装,就有两大包这等分量的麦面粉。相信里头就是掺入了各种麦面粉和糖和奶油粉发粉之类的。





三吉才倒入其中的四分之一。





然后加入适量的水分。如果你想吃得细腻一些,可以加入鲜奶。





三吉下手好像太重了。 如果想要吃得有口感一点,减少水的分量。




效果要最好的话,最好用不沾平底锅。三吉家只有普通锅子,可以让煎饼躺在我家的陈年老锅上,我想煎饼死得也很有价值。






待时机一到,立刻可以让煎饼翻一翻。看它在锅子上发出噗滋噗滋的声音,很让三吉期待。






如果可以配上哥哥从美国买回来的纯正枫树糖浆一起享用该有多好,可惜一大清早手油油滑滑的,竟然打不开瓶盖。就像贪吃的猫,眼睁睁看着河边的小鱼,就只能眼睁睁地望着它在身边游过。








依稀记得上次煮好的煎饼, 配上纯正的枫叶糖浆,少许沾上, 画龙点睛,飘香的口感真的是让人难忘。







煎饼一煎好,摆好哺士笑一个。要乘热享用。







三吉的煎饼虽然没有长得像楼上的煎饼好看。可是,一口咬下,也是外脆内软的。吃煎饼还是喜欢吃比较薄的, 如果煎得薄脆一些, 咬下去煎饼的周围焦焦甜甜的,其实如果没有枫树糖浆,还是带点甜甜的味道。




实在一点, 制作丑丑但是很温柔的煎饼食谱如以下:
1。如果倒入大约125g的煎饼粉 (可以吃两天的早餐),就要打入120Ml 的水(或牛奶),大概是四分之一500ml矿泉水的分量。
2。然后搅拌成糊状。
3。少许油一热,立刻转成很小的火,用汤勺倒入煎饼糊。
4。大约半分钟,把煎饼翻一翻。
5。煎至金黄色, 即成就可享用。

花絮:三吉是在前一晚先调好煎饼糊,第二天早上才做成煎饼, 剩下的煎饼糊大约可存入冰箱三四天。 突然, 觉得自己是懒人中最勤劳的人,能够一大清早还兴致勃勃要弄煎饼的,也够勤劳的。最勤劳的就是,一边煎还可以为煎饼拍照的, 也算是又勤劳又有点无聊的人。




Saturday, March 10, 2012

纸包鸡

犹记得小时在沙登品尝纸包鸡的好口味, 到现在回想起来,这番好滋味还在自己的味蕾中打转。


还好家里有个喜欢研究食物的老窦,这番好滋味就随着他的拚拼凑凑, 熟悉的味道就像拼图一样,慢慢地被他给寻回来了

油炸好的纸包鸡,用筷子整齐叠好,就像油炸好的大型春卷一样, 油油亮亮的。
品尝的时候, 要小心里头的汤汁烫手。所以撕开来的时候,先让里头的汤汁缓缓地流入白饭里头,汤汁配上热热的白饭很是匹配。吃纸包鸡的时候,不能猴急,小小地先轻轻小吮一口, 方才开始品尝。
吃纸包鸡的乐趣在于,心有期待地拆开油纸那一刻。三吉最爱吃的, 就是鸡腿下半部的那一部分。

这里小小和大家分享,老窦的小秘籍:

纸包鸡
材料:两只鸡腿连带鸡尾部分。
调味:两茶匙蚝油,花雕酒,两茶匙糖,黑酱油,酱清,少许盐,少许味精,姜汁,桂皮少许,薯粉两茶匙。

方法:
1。 先将鸡肉(鸡肉先切至小块)清洗干净,再将调味和鸡肉一同腌制大约三小时(放入冰箱)。
2。 再将鸡肉取出。将鸡肉放在油纸上,像包春卷一样,包裹鸡肉。
3。慢火将纸包鸡炸至金黄色。将油沥干,再准备享用。


花絮: 很刚好的今天就是吃纸包鸡,周末愉快

Thursday, March 8, 2012

九型人格- 第五型- 第六层

一般状态下的第五型人
第六层级:挑衅的愤世嫉俗者


此时,心中臆想的那些复杂性引出了新的、更棘手的问题。由于没有任何事情是明确的或确定的,于是焦虑越积越多。第五型人对自己努力研究的计划和观念更加绝望了,他们担心别人劝说自己放弃追求,而他们根本就没有这种打算。他们害怕自己因为人或事的侵扰而延误事情的“进程”,所以决心抵御一切自认为会威胁自己脆弱领地的东西。

处在第六层级的第五型人通过他们的说话风格、衣装打扮以及所从事的研究对世界说:“别理我!”如果别人没能事先领会他们的意思,第五型人就会变得极具攻击性,把其他人都吓跑。



表面上看,处在第六层级的第五型人似乎在学术上自大,但实际上他们对自己并没有很大的把握,甚至最受人推崇的观念和计划在自己眼里也是无意义的。他们摇摆于攻击性地防卫自己和发觉自己一无是处之间,于是开始采取更极端的非正统立场,仿佛想从在自己看来毫无意义的观念中获得更大的信心。

第五型人也许不会完全相信自己提出的激进观点,但他们还是要表达出来,要把它们当做锋利的工具。
对自己无力应对环境的潜意识的恐惧,会时常涌上他们的心头,他们就生活在日益加深的对世界与他人的恐惧中。他们觉得几乎所有的一切都是不确定的和无法实现的,而令他们愤怒的是,别人似乎对他们的恐怖状态感到很满意或满不在乎。

因此,他们开始动摇他人的确定性或满意度,让他人一起“分享”自己富有挑衅意味的观点。(“所以你打算去海边吗?我刚刚读过有关臭氧层的最新报道,研究显示,哂日光浴的人患皮肤癌的几率增长了近1倍。”)在这个时候,第五型人的话常常还有一定的真理成分,但其用意已不再是为了抵达真理,而是要用自己的知识来搅乱人心。

并且由于他们花了这么多时间收集信息,所以很容易用这些信息强化自己所坚持的世界已经朽烂的观念,倾覆他人的安全感。




一定程度的极端主义是处于第六层级的第五型人典型的社会风格,也是他们典型的学术风格。喜欢挑战的第五型人在政治或艺术方面也常常是激进派,喜欢以先锋自居。他们喜欢把自己的观念发挥到极端,提出一些令人震撼的思想,以挑战常规的认识和行为,打击和废除流行的偏见。(尽管他们挑战性的观念并不如自己所想的那么正确,但确实会迫使他人对其作出反应,激起他人的争论甚至敌意。)

作为彻头彻尾的持异议者,他们对抗所有的社会成规、规则和期望,不论其所涉及的是女性主义、政治、婴儿抚养权、性解放,还是所有这些东西的某种特殊组合。他们这样做其实另有企图,因为在他们的鼓噪下,真正的理解已被争论所取代。



处在第六层级的第五型人喜欢用自己的生活方式来说明自己的观点,责难世界。他们可能会选择过一种极端边缘化的生活,以避免“出卖”自己。 在第六层級,“出卖”可能意味着各种形式的限期雇用甚或保持某种关系。他们会有意穿着挑衅社会的衣服或做出一些十分出格的行为。

当然,社会抗议在任何文化中都是一种健康的、有活力的冲动,较为健康状态下的第五型人(以及健康状态下的其他类型的人也会用挑衅性的语言、艺术形式或着装风格来表达自己的观点。但是在比较低级的一般状态下的第五型人那里,他们所表达的观点其实就是根本没有观点。

生命是没有意义的,人是愚蠢的,自己的生命也毫无意义。虽然其他类型也的确有这样的人,但这种人生态度却是20世纪下半叶出现的许多“多元”文化的共同态度。颓废派、朋克、重金属以及其他青年亚文化都很钟情于这种人生态度。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他们的思想极为复杂,处在第六层级的第五型人也更加接近还原论,极度简化现实,拒绝对事物做更多正面的、多样可能的解释。

例如,简约主义的第五型人不再考虑花朵本身,而只是关注使其得以缠开的淤泥,仿佛最绚丽的花朵“不过是”处在某种有意义的变化状态的泥土而已;绘画不过是想要把脸弄脏的表现;上帝不过是人们把父亲的形象投射到宇宙中的结果;人不过是一种生物机器, 如此等等。 结果, 第五型人的观念把合理的见解与极端的阐释混合在一起, 而他们自己根本没有办法分辨二者之间的差异。




这种倒错性地反抗现实的非理性因子开始腐蚀他们的思考过程。不过,尽管他们的想法奇怪而且极其异端,可第六层级的第五型人还没有陷于疯狂,只是他们健康的原创力逐渐退化,变得乖僻、古怪,原先的天才开始变成一个怪异的人。(他们可能认定奥秘就隐藏在他们喜欢的电视节目中的人名内含的数字编码中,或是认定所有理性的思想都没有意义。)

别人也许会觉得这些稀奇古怪的想法很搞笑,但处于较低层级的一般状态下的第五型人对此十分热衷,有时会把全部的时间与精力都用来“证明”这些东西。另外,这些极端想法也是他们自我感觉的一部分,因此他们会不计代价地为它们辩护,固执地坚持,并想消灭一切反面的论点。他们喜好争论和与人争吵,他们也很担心,不知能否建立自己在学术上的领先地位,保护自己的思想,一旦认为有人窃取了自己的精彩理论,便不惜诉诸法律进行威胁。




尽管一般状态下的第五型人的许多观念极其极端并奉行简约主义,可他们并非完全是无的放矢,他们通常都十分聪明,只是不太会展现自己想法的有趣之处。然问题的关键就在于,如何分辨哪些想法是有价值的,哪些是没有价值的。






从更深的层级上说, 之所以会变成这样,也是因为第五型人过于愤世嫉俗,对自己的想法和计划过于没有信心。他们的思想中浸染了一种深刻的悲观主义,认为所有的观点都同样不着边际。他们可以证明任何观点,因为一切似乎都既真实又不真实, 因此都同样没有价值。


处在第六层级的第五型人甚至喜欢论证他们认为相互矛盾的观点,以再次证明自己的智力,同时自发地证明无论再做多少努力都是没有意义的。




处在第六层级阶段的第五型人给人的印象是极端沉迷于自己的计划,但走近看一下通常就会发现他们大量的时间都花在了相对不重要的活动上。他们可能需要做一个总结,关注一下工作程序表或完整的计划书,而不是只读一些无关痛痒的书,为自己收集的资料搞一些详尽的电脑数据备份,或研究一些能提高自己象棋水平的棋谱。






他们越来越多地把时间花在对改善自己的处境毫无益处的活动中,实际上,这些活动不仅无益,反而有害,因为它们会使第五型人分心,忘记自己真正需要做的事。他们对自己没有什么把握,觉得完全没有能力参加太多活动——尤其是那些有可能改善自己生活质量的活动——所以只好让状况继续恶化下去,这样至少可以暂时让自己觉得生活还在“掌控之中”。

一般状态下的第五型人也许无法面对采访或学开车等活动,但在他们的想象世界中,他们可以征服世界,可以在核灾难中存活下来,或者可以发挥惊人的神秘威力。




处在第六层级的第五型人觉得极端心神不宁,对自己明显的无助感深感焦虑,在他们看来,这种无助感如黑暗的、充满敌意的现实。他们觉得自己根本不可能在世界上找到一个容身之所,而事实上,他们让人厌烦的行为使这一点真成了可能。

第五型人尤其想要找到一件自己能做且能使自己觉得与这个世界还有关联的事,但他们的恐惧和愤怒促使他们日益脱离了与他人的联系。他们的脾气、充沛的想象力令自己饱受折磨,失眠对他们而言并不是什么稀奇事。如果他们能走向他人、承认自己的苦恼,就能克服困难、重建自己的生活;可如果他们继续逃避现实世界,那最后就只会切断本来所剩无几的生活联系,沉入更加可怕的黑暗之中。




Sunday, March 4, 2012

Overtime

Overtime 是我第二次光顾的酒吧, 上一次去酒吧已经离现在有四五年之久了。
不好好注意这个"Overtime"的名称, 老板还以为你会勤劳加班呢。。怪不得,时不时就会有面子书友会勤劳地地告诉你, 她或他会在哪里哪里的Overtime.

不会很爱喝啤酒的三吉, 觉得Overtime的Starker德式啤酒,口味清淡, 很容易被大众接受。


取自于别人家部落格文章: 请点击

新鮮Starker Beer只耐7天
Starker在德文表示“更强”,深厚的泡沫,酒身比一般白啤来得渾浊,喝进口中感觉含住一大团泡沫,綿綿滑滑,送进吼間,浓秘的麦芽香荚着淡淡果香,有別于市面上的啤酒,不只是清凉,而是清凉回甘,满足感直到100!
由于馬來西亞条例不允許酒吧自設酿酒厂,因此Over Time必須与另一家酿酒厂合作,成立生啤小组专门酿制Starker Beer。

OverTime 负责人Alan Loh 表示,沒有添加防腐劑的生啤只能耐7天,所以Starker Beer一出炉,装进德国传統迷你橡木桶,便直接送往Over Time,热辣出炉,送上吧台时,一定装在冰冻过的Starker 酒杯內,而且酒身只有3。c,最佳饮用溫度。



这里夹Band的驻唱歌手,一听之下,真的是有水平的。



照片取自于网络。



Overtime的女侍应生,都是身穿上图的水手服哦,样子健康养眼。 来到Overtime酒吧, 给三吉的感觉好似到了民歌餐厅,虽然四周有人吸烟喝酒,可是不会有环境复杂的感觉。






当晚消费为: RM 348 (10个人),人越多收费就会比较便宜



花絮:三吉说不喝多,可是还是喝了两杯多的啤酒。游戏输了喝酒很自然,倒是怎么三吉没输还是在喝。可能,喝着喝着, 就觉得自己好像在喝清凉甘苦果汁。唯一遗憾没能配上可口薯片,真不知大家怎么很享受“斋”饮酒。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