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8, 2012

九型人格- 第五型- 第六层

一般状态下的第五型人
第六层级:挑衅的愤世嫉俗者


此时,心中臆想的那些复杂性引出了新的、更棘手的问题。由于没有任何事情是明确的或确定的,于是焦虑越积越多。第五型人对自己努力研究的计划和观念更加绝望了,他们担心别人劝说自己放弃追求,而他们根本就没有这种打算。他们害怕自己因为人或事的侵扰而延误事情的“进程”,所以决心抵御一切自认为会威胁自己脆弱领地的东西。

处在第六层级的第五型人通过他们的说话风格、衣装打扮以及所从事的研究对世界说:“别理我!”如果别人没能事先领会他们的意思,第五型人就会变得极具攻击性,把其他人都吓跑。



表面上看,处在第六层级的第五型人似乎在学术上自大,但实际上他们对自己并没有很大的把握,甚至最受人推崇的观念和计划在自己眼里也是无意义的。他们摇摆于攻击性地防卫自己和发觉自己一无是处之间,于是开始采取更极端的非正统立场,仿佛想从在自己看来毫无意义的观念中获得更大的信心。

第五型人也许不会完全相信自己提出的激进观点,但他们还是要表达出来,要把它们当做锋利的工具。
对自己无力应对环境的潜意识的恐惧,会时常涌上他们的心头,他们就生活在日益加深的对世界与他人的恐惧中。他们觉得几乎所有的一切都是不确定的和无法实现的,而令他们愤怒的是,别人似乎对他们的恐怖状态感到很满意或满不在乎。

因此,他们开始动摇他人的确定性或满意度,让他人一起“分享”自己富有挑衅意味的观点。(“所以你打算去海边吗?我刚刚读过有关臭氧层的最新报道,研究显示,哂日光浴的人患皮肤癌的几率增长了近1倍。”)在这个时候,第五型人的话常常还有一定的真理成分,但其用意已不再是为了抵达真理,而是要用自己的知识来搅乱人心。

并且由于他们花了这么多时间收集信息,所以很容易用这些信息强化自己所坚持的世界已经朽烂的观念,倾覆他人的安全感。




一定程度的极端主义是处于第六层级的第五型人典型的社会风格,也是他们典型的学术风格。喜欢挑战的第五型人在政治或艺术方面也常常是激进派,喜欢以先锋自居。他们喜欢把自己的观念发挥到极端,提出一些令人震撼的思想,以挑战常规的认识和行为,打击和废除流行的偏见。(尽管他们挑战性的观念并不如自己所想的那么正确,但确实会迫使他人对其作出反应,激起他人的争论甚至敌意。)

作为彻头彻尾的持异议者,他们对抗所有的社会成规、规则和期望,不论其所涉及的是女性主义、政治、婴儿抚养权、性解放,还是所有这些东西的某种特殊组合。他们这样做其实另有企图,因为在他们的鼓噪下,真正的理解已被争论所取代。



处在第六层级的第五型人喜欢用自己的生活方式来说明自己的观点,责难世界。他们可能会选择过一种极端边缘化的生活,以避免“出卖”自己。 在第六层級,“出卖”可能意味着各种形式的限期雇用甚或保持某种关系。他们会有意穿着挑衅社会的衣服或做出一些十分出格的行为。

当然,社会抗议在任何文化中都是一种健康的、有活力的冲动,较为健康状态下的第五型人(以及健康状态下的其他类型的人也会用挑衅性的语言、艺术形式或着装风格来表达自己的观点。但是在比较低级的一般状态下的第五型人那里,他们所表达的观点其实就是根本没有观点。

生命是没有意义的,人是愚蠢的,自己的生命也毫无意义。虽然其他类型也的确有这样的人,但这种人生态度却是20世纪下半叶出现的许多“多元”文化的共同态度。颓废派、朋克、重金属以及其他青年亚文化都很钟情于这种人生态度。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他们的思想极为复杂,处在第六层级的第五型人也更加接近还原论,极度简化现实,拒绝对事物做更多正面的、多样可能的解释。

例如,简约主义的第五型人不再考虑花朵本身,而只是关注使其得以缠开的淤泥,仿佛最绚丽的花朵“不过是”处在某种有意义的变化状态的泥土而已;绘画不过是想要把脸弄脏的表现;上帝不过是人们把父亲的形象投射到宇宙中的结果;人不过是一种生物机器, 如此等等。 结果, 第五型人的观念把合理的见解与极端的阐释混合在一起, 而他们自己根本没有办法分辨二者之间的差异。




这种倒错性地反抗现实的非理性因子开始腐蚀他们的思考过程。不过,尽管他们的想法奇怪而且极其异端,可第六层级的第五型人还没有陷于疯狂,只是他们健康的原创力逐渐退化,变得乖僻、古怪,原先的天才开始变成一个怪异的人。(他们可能认定奥秘就隐藏在他们喜欢的电视节目中的人名内含的数字编码中,或是认定所有理性的思想都没有意义。)

别人也许会觉得这些稀奇古怪的想法很搞笑,但处于较低层级的一般状态下的第五型人对此十分热衷,有时会把全部的时间与精力都用来“证明”这些东西。另外,这些极端想法也是他们自我感觉的一部分,因此他们会不计代价地为它们辩护,固执地坚持,并想消灭一切反面的论点。他们喜好争论和与人争吵,他们也很担心,不知能否建立自己在学术上的领先地位,保护自己的思想,一旦认为有人窃取了自己的精彩理论,便不惜诉诸法律进行威胁。




尽管一般状态下的第五型人的许多观念极其极端并奉行简约主义,可他们并非完全是无的放矢,他们通常都十分聪明,只是不太会展现自己想法的有趣之处。然问题的关键就在于,如何分辨哪些想法是有价值的,哪些是没有价值的。






从更深的层级上说, 之所以会变成这样,也是因为第五型人过于愤世嫉俗,对自己的想法和计划过于没有信心。他们的思想中浸染了一种深刻的悲观主义,认为所有的观点都同样不着边际。他们可以证明任何观点,因为一切似乎都既真实又不真实, 因此都同样没有价值。


处在第六层级的第五型人甚至喜欢论证他们认为相互矛盾的观点,以再次证明自己的智力,同时自发地证明无论再做多少努力都是没有意义的。




处在第六层级阶段的第五型人给人的印象是极端沉迷于自己的计划,但走近看一下通常就会发现他们大量的时间都花在了相对不重要的活动上。他们可能需要做一个总结,关注一下工作程序表或完整的计划书,而不是只读一些无关痛痒的书,为自己收集的资料搞一些详尽的电脑数据备份,或研究一些能提高自己象棋水平的棋谱。






他们越来越多地把时间花在对改善自己的处境毫无益处的活动中,实际上,这些活动不仅无益,反而有害,因为它们会使第五型人分心,忘记自己真正需要做的事。他们对自己没有什么把握,觉得完全没有能力参加太多活动——尤其是那些有可能改善自己生活质量的活动——所以只好让状况继续恶化下去,这样至少可以暂时让自己觉得生活还在“掌控之中”。

一般状态下的第五型人也许无法面对采访或学开车等活动,但在他们的想象世界中,他们可以征服世界,可以在核灾难中存活下来,或者可以发挥惊人的神秘威力。




处在第六层级的第五型人觉得极端心神不宁,对自己明显的无助感深感焦虑,在他们看来,这种无助感如黑暗的、充满敌意的现实。他们觉得自己根本不可能在世界上找到一个容身之所,而事实上,他们让人厌烦的行为使这一点真成了可能。

第五型人尤其想要找到一件自己能做且能使自己觉得与这个世界还有关联的事,但他们的恐惧和愤怒促使他们日益脱离了与他人的联系。他们的脾气、充沛的想象力令自己饱受折磨,失眠对他们而言并不是什么稀奇事。如果他们能走向他人、承认自己的苦恼,就能克服困难、重建自己的生活;可如果他们继续逃避现实世界,那最后就只会切断本来所剩无几的生活联系,沉入更加可怕的黑暗之中。




1 comment:

fufu said...

沒完沒了?? hahaha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