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26, 2011

九型人格- 第四型- 第五层

一般状态下的第四型人
第五层级:自我陶醉的浪漫主义者

随着一般状态下的第四型人变得越来越沉迷于培植有关自身与他人的情绪和浪漫幻想,他们开始认为,与世界尤其是与他人太多的互动导致自己创造的脆弱的自我形象走向了解离。

他们极力控制自己不要走上那条道路,因为他们担心他人会因此耻笑自己或用别的各种方式使他们变得与想象中构想的自我形象全然不同。

例如,他们可能想象自己是伟大的艺术家,但不愿花太多时间实际地创作艺术作品或怀疑自己作品的品质。然而, 在他们的想象中, 任何东西是可能的, 而且一般状态下的第四型人总想让自己只生活在那些能支撑他们的自我形象的群体和情境中。


处在第五层级的第四型人缄默、害羞,且极端的个人化-他们是忧郁的局外人,有着痛苦的自我意识。他们想要别人了解自认为真实的自己,但又担心自已会受到羞辱或嘲笑。这种担忧并非全然没有道理,因为第四型人可能具有一种与自已的背景或经历联系甚少的人格(例如,那些来自美国中西部小镇、带着浓重口音的人,他们的感受更为精细和复杂)。

此时,第四型人开始背离自己,但他们不像第三型人那样总想通过理想化的自我形象给他人留下好印象,他们的自我怀疑压抑了理想化的自我一包括最为诚实的想法和情感——除最为亲密的知己以外,不想让任何人了解他们的内心。第四型人为了把他们与世隔离的取向合理化,而认为他人不可能理解自己的微妙情感。








他们开始回避与人交往,不愿冒出现情感问题的风险同别人交谈。相反,他们想要寻找的同伴却是有着亲切的心灵的个体,同时排除那些不会分享他们感受的个体。当第四型人发现某个人可以理解自己的时候,他们会尽情倾诉自己的内心,同他促膝长谈。最终,他们不是独自一人——总有某个人会来分享他们的世界。

一般状态下的第四型人在这种交往中感受到的热忱和兴奋可以暗示出他们是多么渴望得到理解甚至救赎。他们想要有人陪伴,以减轻孤独感。然而,要想不断地引起救赎者的注意,就必须不断地让自己看似有问题,而不是让自己显得太有主见。他们把自己看做是孤独者,实际上是想从他人那里得到“高度关注’。

事实上,一般状态下的第四型人开始抬高自己在他人眼中的重要性,因此总想知道他人究竟能在多大程度上容忍自己的情感和宽容自己的需求。他们可能陷入了困境,有时会假装“过得很辛苦”,但不会达到迫使他人离开的程度,至少他们希望是这样。







无论如何,一般状态下的第四型人仅仅允许那些能支撑其变幻莫测的自我形象的人围绕在自己的周围。他们强调他人应当尊重其细腻的情感,让自己变得反复无常以使他人“如履薄冰”,这样就不会打破他们脆弱的平衡。

当然,一般状态下的第四型人会经历情感的混乱、怀疑自己的同一性,但他们也会利用自己的善变来吸引他人注意和操控他人。他们要求他人宽容自己的小过失和墨守成规,但又特别不能容忍他人的习惯。








很少有人愿意花太多时间和一般状态下的第四型人在一起,因为他们之关系常常就是关于第四型人的情感和问题的冗长讨论。健康状态下的第四型人常常令同伴感到开心,因为他们对他人具有吸引力,还因为他们对世界很好奇’

而一般状态下的第四型人对任何无法立即刺激他们的情感和他们对同一性的寻求的东西不感兴趣。 他们不是真的想要了解他人的个人经历, 除非他们能直接把这些经历同自己一直渴望的东西联系起来。

当然,这样做的理由不难理解。第四型人因为自我怀疑和对自己认为真实的自我形象的无望寻求而耗尽了心力。他们觉得自己根本没有足够充沛的情感力量来处理其他人的问题。








不过,第四型人总有一种自知之明,愿意承认其幻想的理想自我与生活现实之间的不一致。这只会给他们增加更多的混乱,使他们对自己更加缺乏信心。对他们而言,参加聚会、发表小型演讲,或和别人一起共事都是很难的事。

一般状态下的第四型人觉得很难融入社会,在人群中感到很不舒服,这不是因为他们不喜欢别人--恰恰相反,正如我们所看到的,他们渴望拥有亲密的人际关系——而是因为他们的自我意识太强,以致无法很好地表现自己。






自然地,社会需求和他人的需要成为了一般状态下的第四型人的负担。因而,第四型人无法与他人相处,而只是在内心里渴望他人亲近自己。他们投射出一道缄默的、孤零零的光环,希望有人会注意到自己,并费尽心机接近自己。他人可能会认为第四型人是神秘的,甚或可能是深沉的,

而第五层级的第四型人只是尽力把自已越来越脆弱的情感伪装在奇异、神秘的烟雾中。如果有人伤害到他们的情感而他们向后退缩、添舐自己的伤口,那他们的退缩就是一般状态下的第四型人允许自己表现出的一种进攻性的行为,虽然这会令第四型人十分痛苦"如果旨犯者没识到自己冒犯了他们。







第四型人的许多问题都来自-个事实,即一般状态下的第四型人对每件事都进行个人化处理。他们必须把自己的经验内化一从内心感受自己的情绪一以找寻这些经验所隐含的意义。但是,把所有事情内化,却使一般状态下的第四型人的自我意识变得更加脆弱,更加不适应环境-“过度敏感。

例如,出租车司机的一句轻薄话可以毁掉他一整天,朋友的一句尖刻批评可以使他几个月如坐针租。如果有人嘲笑或讥剌他几句,一般状态下的第四型人就觉得无地自容,不知该如何应对。(“这么说到底是什么意思?”)在许多时候,第四型人甚至在赞扬的话语中也只能听到负面评论。

如果一个朋友恭喜他减肥有了成效,他可能会在几个小时中都觉得那人是在侮辱他,那人实际是在说他曾经有多胖。第四型人就是没有办法做到随遇而安或是率性而为,因为日益严重的自我陶醉不允许他们如此。








由于他们内化所有的经验,因而任何一件事似乎都与其他事相关联。所有新的经验都会影响到他们,把相关联的意义汇集在一起,直到每件事都被赋予过多的意义,充满了任意的连接。

如果他们处在健康状态下那情感连接的这种丰富性可增进因为他们的内化及经过拓励经验拥于获取灵感。但是,这种自我陶醉也有讽刺性的结果,就是一般状态下的第四型人开始失去与其情感的联系,因而觉得自身内部一切永久的索西都是混乱、模糊的,没有稳定感。








一般状态下的第四型人不是努力去整理自己的情绪,而是陷入持久的自我陶醉中,这使他们觉得更加不充实。他们开始怀疑自己适应环境的能力,或是极力想保护自己,因为他们觉得自己是如此之脆弱、如此之不堪一击。

他们对自己不能像其他人一样轻松地适应环境有极度清醒的意识,因而开始嫉妒他人,并悄悄地对他人心生怨恨。这是一个从“为什么我有这种感觉”到“我到底哪里错了”的阶段,自我怀疑的这一小步如同自尊和对他人的敌意情感等问题一样敲打着他们的心。








尽管健康状态下的第四型人在孤单时可能仍会觉得十分舒适,但一般状态下的第四型人常常只能感到孤独。他们觉得别人顶多只是宽容自己(并不真的喜欢),而人际关系中的任何问题都会导致他们被排斥,这正是他们担心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最糟糕的事。

他们对自己的社交状况的评估可能准确,也可能不准确,但不管怎样,一般状态下的第四型人根本不给自己找出真正答案的机会。








对于第四型人而言,这决不是一种让人满意的生活方式。为解决问题,他们开始退缩,觉得自己被自身之内的某个东西所召唤,正在远离环境,虽然他们无法确证那个召唤究竟是什么。他们仿佛就是身体受伤要流血而死的人。在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之前,他们觉得必须获得所需的帮助,必须在关注别的东西之前注意到内心的紊乱。

他们喜欢自我冥思,、因为他们的情感很容易受实际的或幻想中的小事影响,所以他们又极其情绪化。这已成为一般状态下的第四型人采取一切行动的前提条件,因为他们在做任何事前总是先反省自己的情感,看自己有什么感觉。

他们拖延写信,喜欢逛超市,或不断地找工作,直到自己的心情平复。但是,由于第四型人根本不知道他们的心情何时会平复,所以事情最终或是毫无进展,或是得非所愿,根本没有从中得到快乐。

若不是因为总是心绪不宁,他们也不会有这么多的问题。他们太过专注于自己的不足,太过为怨恨所困,对生活中那些愚钝和不敏感的人传达出来的有关他们的形象太过敏感。他们可能会花上几个小时甚至几天去想早前的交谈和平复受伤的情感,或是不停地去想象如何报复他们将要拜访的那些令他们不悦的人。

渐渐地,第四型人把时光虚度在幻想中而不是去采取建设性的行动◦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