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27, 2011

九型人格- 第四型- 第六层

一般状态下的第四型人
第六层级:自我放纵的“例外”


第四型人自我陶醉的时间越久, 他们为自己无意间创造的现实情绪的困扰就越多。 他们没有发展出自己的社交和职业技巧, 而他们的自尊又因持久的自我怀疑痛苦不已。他们觉得自己易受伤害, 无法自我肯定。 总之, 一般状态下的第四型人总觉得自己与众不同,因为他们以退缩的方式来追寻自己的幻想, 结果真的和他人格格不入了。

因为他们与众不同,所以觉得自己的需求就该以不寻常的方式来满足。于是他们以放纵欲望、为所欲为来补偿自己。他们觉得自己是规范的例外,是期望的例外,完全放任自流。结果他们变得完全地不受约束,在情绪与物质的享受上彻底地放纵自己。



第四型人总在力图创造一个特殊和连贯的自我形象,但是在第六层级,其自我形象是如此之狭溢,以致他们把自己拋掷到了黑暗的角落。由于第四型人主要是通过他们之外的、他们所讨厌的东西来界定自己,所以他们拒绝了正常的人类生活所包含的许多正常的日常经验。

他们不愿意做按部就班的工作,不愿意做饭或打扫卫生,不愿意让自己卷入任何形式的社交或群体事务。他们为了自己的同一性而给自身的不确定性筑起了一道防护墙,他们讨厌那些野蛮人和厚颜无耻之徒,决不允自己成为其中的一分子。他们的审美感觉是-件武器,用来侮辱和蔑视无法欣赏他们欣赏的人。




第四型人瞧不起普通人的生活,而内心中又对其他人充满嫉妒和怨恨。 虽然他们告诉自己说,他们根本不想过其他人那样的悲惨生活,但一味沉浸于自我意识中,就已经揭示了其生活的不幸真相。他们本应在他人“平凡的”工作、婚姻和友谊中看到他人的幸福, 认识到自己不幸的深层原因,可处在第六层级的第四型人认为别人是肤浅的,缺乏真实的深度,

他们相信自己拥有这种深度,但他人的点滴快乐、淡薄的自我意识和发自内心的真诚就像是一个巴掌抽打在他们的脸上。如果第四型人能认识到自己的“深度”已经成为一种自以为是,一种幻觉,并认识到自我陶醉是在耗费真正有意义的生命,他们可能就会发现一种途径,把自己从情感的泥潭中拉出来。不幸的是,他们中的许多人却转身背对着世界,试图靠自己来拯救自己,因为他们认为自己错失了一切。




一般状态下的第四型人曾经也有吸引人的地方,甚至有令人同情的地方,别人从那些地方可能会发现他们的保守及其自我意识也有令人喜爱之处,或至少是令人感兴趣的。他人可能会被他们的羞湿及纤弱所感动。但是现在的情况就不同了。自我放纵的第四型人对抗他人, 因为他们太放任自己了。

他们没有任何社会责任感,不为任何着想,还拒绝所确义务和责任;当他们受事情或他人所迫时,就会变得非常暴躁。 他们或以自己的方式, 进度来做事, 或者什么都不做, 并为这种自由感到骄傲。(“我做我想做的事, 并只在我想做的时候。“)





因为觉得与众不同,他们感到自己是特殊的一类人,且不愿和他人按相同的方式生活,完全无视社会习俗规范的约束。他们觉得一切被允许只是出于他们的情绪需要:时间是他们自己的,他们讨厌他人以任何形式介入。他们抗拒所有的事,从找一份能够利用其健康的自我修养的工作到与人合作,只要他们认为做别的事比做手中的事对自己更有利,他们都会抗拒。但是,自我放纵并没有使他们更有力量,反而使他们更加脆弱。

自我放纵并不能满足真正的需求,只能满足短暂的欲望。然而,自我放纵的第四型人通常要依赖他人的支撑来维持其自由的生活方式,所以他们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他们放纵的器张程度,也不愿意别人来督促他们工作




由于坚持喜欢才做的自由,他们逐渐变得矫揉造作、不切实际,并表现出一种对现实的无力蔑视。矫揉造作替代了真诚的自我表达,使他们看起来就像是生活在戏剧中。

假若他们是艺术家,那作品便是他们自我放纵和自我指涉的对象。因为自我放纵,所以大部分的事情他们通常都不会认真对待,他们不喜欢把心中的幻想写下来。华美的诗篇、令人心动的音乐、怪诞离奇的小说,自想象中流出--但他们从不会试着把它们写下来。






在第六层级,一般状态下的第四型人仍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失去了很多人尤其是在人际关系方面。结果,他们觉得对不起自己。他们可能变得有点烦恼:因为没人像这个样子。

自怜自艾是一种不太讨人喜欢的特质, 但一般状态下的第四型人却乐此不疲,因为这使他们可以把自己想要的合理化,也使他们觉得生命自己一些东西,他们可能会为自己的悲剧生活酗酒,而不是去改变或停止什么。






整日里沉溺于自己的情感使自我放纵的第四型人有事可做,这成为他们消磨时间的方式。但问题是,从幻想中得到的快乐永远无法令人满足,因为那些快乐总是不切实际的。

但想象对他们有一种诱惑力,因为这使他们的情感保持热烈的状态,通过放纵自己的想象,他们的自我感觉有一种鲜活的生气,即使现实生活正逐渐变糟。

为了掩饰成就上的欠缺,处在第六层级的第四型人会通过感官的满足来压抑过分敏感的自我所带来的不愉快。他们可能在性生活上变得放荡不羁,为了放松,为了短暂的性快感,也为了让自己兴奋,他们会和不认识的人发生性关系,或者沉,于性幻想、有色情倾向的白日梦中,而不愿在现实中做任何实际的努力。

他们可能会频繁地手淫,为了自我确认而去寻找虛拟的符号。他们可能会迷恋在想象中热恋过的那些人,给自己的痛感和快感、欲望和挫折、热烈的和虛度的情感提供无尽的源泉。或者,他们可能会嗜睡或暴饮暴食、酗酒和嗑药。




对幻想的过分依赖使第四型人陷入了一种萎靡不振、令人厌恶的状态。他们的情绪太过夸张,好像自己是生长在温室——自我陶醉的温室——中的稀有兰花。处在第六层级的第四型人是颓废的,至少在他人眼中是这样。然而,第四型人并不这样看待自己,他们只是想要掩饰自己被剥夺的状态。

当然,他们不承认自己被剥夺了什么,因为他们已经剥夺了自己和现实接触的权利。悲哀的是,现在他们已经放弃了寻找自我,并且以自我满足来取代对自我认同的发现,其自我认同现在变得越来越含混了。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